夜雨声烦

“在未来祝你能辛福美满,晚安”

黄少天视角:
    一个人,一张几,一片梧桐,一壶烈酒。
    我打翻岁月的酒杯,一杯接一杯,醉到一派涂地。
    其实,只要你伸出手,我还是会奋不顾身,如鸟投林。但是,我们之间哪,再难回到从前。
    那,就这样吧。
    新婚快乐,我的青春。
    “就算没了你,我依然能骑马仗剑,做一个潇洒的剑客,一骑绝尘,不再回头。”

喻文州视角:
    梧桐树的年轮,一圈又一圈的刻下,就成了少年迷茫而留恋的亲春。
    许多年后,那个人用手抚上斑驳的树干,轻嗅风中残留的记忆,还能忆起少年当年的一颦一笑、一笑一眸,那么真切——就好像一回头,少年就还在他的身边,挽着他的手,叽喳喳不停的说着些什么。
    他的好,就像是一壶隐去了辛辣的烈酒,一开始是淡淡的香,许久之后,才能体会出无与伦比的浓烈。只是,他醉的太迟。
    深夜,家族为他选择的妻子还在他的身边熟睡,而她的脸庞渐渐与他的脸重合,许久,他在捂住脸,喃喃的念出那个名字:“少天”

    “我还是很喜欢你,像微风走了八百余里,不知归期。”
    “过去的,只会、也只能在记忆中闪烁。而我,也会在未来的某天,祝你能辛福美满,晚安。”